德國洪災警報

【謎團】氣象局於洪災3天前已發布警報,而德國居民卻什麼都沒收到?短信發布警報竟屬違法?

聰明的小朋友們一定還記得,去年9月11日,德國搞了一個全國范圍內的警報日,原定於上午11點在全國范圍內拉響警報。然而,響了個寂寞。

小到山區小城皮爾馬森斯,大到國際都市法蘭克福。到處都是沒有聽到警報聲的群眾對著警報系統一頓吐槽。德國的警報系統簡直是個弟弟。

當時的網友也很風趣地在推特寫道:“11點有隻狗在叫,這是我們柏林施潘道的警報嗎?”

更有網友預言家實錘:“災難警報證明,要是真的遇到災難我們就完蛋了。”

這一次德國西部的洪災可以說是被上面這位網友準確地預言了。除了是天災,不可說沒有人禍藏在其中。

死亡人數目前已經攀升至180多人,更有不計其數的人還處於失踪狀態。成千上萬的人失去了房屋和家園,基礎設施被極大破壞,財產損失更是不可估量。

即使是從14歲開始就子承父業的殯儀館從業者普法爾(Ferdinand Pfahl)都對著滿地的屍體不知所措。

“我再也不能看到屍體、泥土還有水了”,精疲力竭的殯儀館負責人普法爾這樣說道,“我現在看到的這些景象,是我一生中從未見過的,我們每天都出去收集洪水氾濫區的受害者屍體,規模太可怕了。作為一名殯儀業者,我本以為我已經見的夠多的了。”

那麼,面對這麼大規模的自然災難,德國難道不能事先預見嗎?天氣預報系統都到哪裡去了?

在許多地區,人們竟然死在地窖、地下車庫甚至是電梯裡。難道他們都沒有收到警報嗎?

事實上,這還真不能怪德國氣象局,因為他們在3天以前就預測了極端天氣,並把警報發送給了災害控制部門。德國氣象局專家對洪水到來的時間和程度並不感到驚訝。

而且,根據英國《泰晤士報》的報導,一個科學家小組也早已向德國當局發出了一系列預測,準確到讀起來像預言。

“萊茵蘭即將受到極端洪水的襲擊,特別是在埃爾弗特河(Erft)和阿爾河(Ahr)沿岸,以及哈根和阿爾特納等城鎮。”

英國雷丁大學水文學教授漢娜·克洛克直言:“一種巨大的體制失敗,導致了德國戰後最嚴重的自然災害之一。有些山洪暴發很難詳細預測,但肯定有時間讓較大的多城鎮做好預警或疏散的準備。”

如果說科學家團體的警告還不夠權威。那麼早在7月10日,歐洲洪水警報系統EFAS也發出了警告。該系統是在2002年易北河和多瑙河發送毀滅性洪水後成立的,為的就是藉助數據和模型,預測洪水和山洪爆發,為保護人民爭取時間。

北威州內政部也曾在上週一時就表示過做好了準備。但是,為什麼民眾對此一無所知呢?顯然,在某一個環節,這條警報鏈被打斷,以至於警報沒有傳達給最廣大的民眾。

比如,在德國,小區廣播(Cell Broadcast)技術被全面禁止,以至於災區的居民沒有通過手機收到警告短信。

儘管這項技術不是什麼高科技,在美國,日本,以色列和荷蘭等國家都屬於標準配置。最誇張的是,甚至在德國的外國旅客都收到了警告短信。

而且早在2018年,歐盟議會就通過決議,在可能發生重大突發事件和災害的地方,移動通訊服務商必須向所有用戶發送公共警報。

這些決議本應在2020年12月21日前實施,但不知為何,在德國卻沒有上線。為此德國甚至在今年2月收到歐盟的訴訟。

短信警報在德國被禁止,德國聯邦公民保護與災害救助局(BBK)選擇使用手機App-Nina來發送警告。但這遠比短信的接觸面小的多,畢竟用這一款APP的德國民眾比例還是太低。

甚至在去年的警報日慘遭失敗後,前任的BBK負責人Christoph Unger在接受《明鏡周刊》的採訪時表示:“我們正在考慮引入小區廣播作為額外的預警服務。”

但10個月過去了,這一技術在德國仍然不存在。BBK的現任負責人Armin Schuster 竟然在昨天的Deutschlandfunk廣播上說:“這是一項極其昂貴的技術,將耗資3-4千萬歐元。”

所以,這次洪災導致的財產損失是多少錢呢?

那麼,如果短信警報不奏效的話,電視和廣播呢?畢竟德國居民每個月交這麼多的廣播電視費,災害來臨時播報下特別節目提醒居民不成問題吧。

根據德國氣象學家Jörg Kachelmann的說法:在美國,即使最嚴重的龍捲風,也少有人死亡,這並非巧合。因為每當一個州發出警告,所有4個互相競爭的電視台都會改變節目,改為播放天氣主題,以拯救生命。

在德國,儘管廣播法規定在發生災害時,市政當局在公共廣播機構享有“第三方廣播權”,要求各大電視台廣播播放官方警報。

但在德國,這一次,數百萬廣播聽眾和電視觀眾都沒有收到致命洪水的警告。

德國西南廣播電視台SWR發言人表示“萊法州政府和負責災害控制的當局並沒有要求使用第三方廣播權。”

西德意誌廣播公司WDR也表示:“儘管在周三晚上收到官方警報,但北威州政府也沒有要求使用第三方廣播權。”

可是既然收到官方警報了,電視台難道就不能自行發出警報嗎,必須要等到要求使用第三方廣播權?WDR發言人向媒體承認:“現在回想起來,那天晚上做一期特別節目本來是最合適的。我們以後會做的更好。”

用德國社民黨政客勞特巴赫(Karl Lauterbach)的話來說:“在災害防控問題上,我們和大流行預防一樣準備不足。”

而德國反對黨目前一致把矛頭指向聯邦內政部長澤霍費爾。自民黨議會黨團副主席特烏拉(Michael Theurer)認為澤霍費爾對此負有直接的個人責任。左翼黨甚至直接要求澤霍費爾辭職:“政府沒有認真對待警告,或者沒有以必要的重視程度將警告傳遞給主管部門,這兩種情況都是不可原諒的,這是嚴重政治錯誤。鑑於災難的嚴重度,對此負責的部長辭職是再合適不過的了。”

就,還挺會利用機會攻擊敵對黨呢。

文章取自:德國生活報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Email
Line
Messenger
Messenger
Line
Email
0